一颗李子

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 厨房与爱。

想不出名字 orz



       新人第一次写文,文笔很渣,ooc,小学生文笔,不,幼稚园文笔,耐不住寂寞,写了一篇00Q,请大家多多包涵!
大致讲的是Q和邦德之间只隔一层窗户纸,但Q一直没有勇气捅破

       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,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。
——村上春树
        从很小的时候,Q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呆着,和镜子对话,和小猫咪玩。父母很少在家陪他,甚至是生日。每当生日时他总会万分期待一家人聚在一起,为他唱生日歌,把蛋糕抹在脸上,许愿。像平常人那样。但没有一次他的愿望成真。渐渐地他不再期待,后来干脆不过生日。Q试过和别人交朋友,可却总是搞砸。他不会讨好别人,又有点倔。毕业晚会,所有人都在跳舞,甚至是那个小胖子都有一个戴牙套、戴着厚厚近视镜的舞伴。只有Q抱着笔记本坐在角落里,守着一杯茶默默地写程序。
        来到M16后,他在装备部却莫名其妙的受欢迎,无论是同事还是00特工们都对他宠爱有加。特别是那个该死的double o seven.他总是喜欢用他那该死的爪子揉自己的头发,或是对他说那些挑逗的话让他脸红心跳。
       詹姆斯·作死·不珍惜装备·老流氓·邦德又一次毁坏了所有装备,包括一辆009的新车。“该死的邦德!害我又加班!混蛋邦德!邦德去死!邦德去死!去死!!!”Q默默地用意念杀死了邦德一万次。邦德大概看到了军需官在发呆,俯下身用他的蓝眼睛看着Q“在想什么,cutie?”Q回过神来,这太过了,他和詹姆斯的距离太近了,他能清楚的看清他的眼睛,像海一样,让人不禁溺在其中,Q甚至感觉到自己在那片海中坠落。看着眼前的人失神,邦德忍不住吻了上去。他吻的很轻柔,像一片羽毛落在Q的唇畔,痒痒的,却充满挑逗的意味。接着邦德用舌头舔着Q的嘴唇,似乎在描绘着Q嘴唇的形状。Q想到了歌德的诗*,便闭上了双眼,睫毛扫在邦德的脸上,像蝴蝶的翅膀。邦德用舌头灵活的撬开Q的牙关,温柔的在Q的嘴里掠夺。Q深吸了一口气,一股淡淡的玫瑰味在鼻腔里扩散开,这不是邦德平常香水的味道。邦德是个花花公子,他身边怎么会没有女人呢?Q一把把邦德推开,合上了笔记本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邦德反应过来时只看到Q的背影孤独的在装备部的走廊。他犹豫了一下,没有去追。
       回到家,Q的脸依然红红的,他烦躁的扯下衣服,走进浴室。他想到邦德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,想到邦德对他的调情,想到邦德总是默默的注视他。邦德和很多漂亮女人上过床,可他最后都回来了。任务完成后,他总喜欢在装备部待一会儿,什么也不做,只是看着自己。他想邦德大概是喜欢他的,不是对邦女郎那种只想上床的喜欢,更像是……动情。不不不,詹姆斯·邦德是个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、流氓他怎么会动真情呢。Q责怪自己又胡思乱想,詹姆斯·邦德怎么会想和一个顶着一头乱发,幽默感为零,一点魅力也没有,不善交际,整天只知道敲键盘的程序员在一起呢?自己真是太蠢了。虽然Q表面上这么否定,但他内心深处,很深很深的地方,有一棵名为“喜欢詹姆斯·邦德”的小树发了芽。

       *知道为什么亲吻的时候要闭着双眼吗?
因为彼此都太闪耀
——歌德《格言诗》


TBC?
       看到这里的人,笔芯~~
        作者不懒,只是不擅长写文,所以有没有后续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14)